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北宋大书家黄庭坚行书《松风阁》附释文  

2014-11-28 13:25:00|  分类: 书法鉴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北宋著名文学家、书法家黄庭坚行书《松风阁》附释文 - 墨海雪浪 -
请点击上图欣赏高清完整墨迹本大图
2014年11月28日 - 墨海雪浪 -
2014年11月28日 - 墨海雪浪 -
2014年11月28日 - 墨海雪浪 -
2014年11月28日 - 墨海雪浪 -
2014年11月28日 - 墨海雪浪 -
2014年11月28日 - 墨海雪浪 -
2014年11月28日 - 墨海雪浪 -
2014年11月28日 - 墨海雪浪 -
2014年11月28日 - 墨海雪浪 -
2014年11月28日 - 墨海雪浪 -
2014年11月28日 - 墨海雪浪 -
2014年11月28日 - 墨海雪浪 -
2014年11月28日 - 墨海雪浪 -
2014年11月28日 - 墨海雪浪 -
2014年11月28日 - 墨海雪浪 -
2014年11月28日 - 墨海雪浪 -
2014年11月28日 - 墨海雪浪 -
2014年11月28日 - 墨海雪浪 -
2014年11月28日 - 墨海雪浪 -
2014年11月28日 - 墨海雪浪 -
2014年11月28日 - 墨海雪浪 -
2014年11月28日 - 墨海雪浪 -

       《松风阁诗帖》是黄庭坚七言诗作并行书,墨迹纸本,纵32. 8厘米横219.2厘米,全文计29行,153字。台北故宫博物院藏。
        松风阁在湖北省鄂州市之西的西山灵泉寺附近,海拔160多米,古称樊山,是当年孙权讲武修文、宴饮祭天的地方。宋徽宗崇宁元年(1102)九月,黄庭坚与朋友游鄂城樊山,途经松林间一座亭阁,在此过夜,听松涛而成韵。“松风阁诗”,歌咏当时所看到的景物,并表达对朋友的怀念。黄庭坚一生创作了数以千百的行书精品,其中最负盛名者当推《松风阁诗帖》。其风神洒荡,长波大撇,提顿起伏,一波三折,意韵十足,不减遒逸《兰亭》,直逼颜氏《祭侄》,堪称行书之精品。
        松风阁诗》的结体、用笔、章法都很奇特,其结体有两个特点:
        一是内紧外放,紧处亦见奇肆,放处倍添神采,其规律是主笔尽量向外辐射,横画向左,竖画向下,撇捺则左右纵横开张,一紧束的中宫形成鲜明的对比,这种形式虽取法于《瘗鹤铭》,但此帖中宫较《瘗鹤铭》更紧,四围也更放,显示了他入古出新的奇才。
        二是欹侧多姿。其字如风枝雨叶,偃蹇横斜;又如谢家子弟,不冠不履。欹侧本是王羲之行书的特点,黄庭坚则把这个特点进一步予以夸张,横画斜度更大,竖画虬曲不正,撇捺向外伸展的幅度更大,没有深厚的功底和精湛的技法,是绝对不敢如此弄险的。《松风阁诗》的用笔亦十分精到。纵观全篇点画,浑厚劲挺,擒纵得体,浓纤刚柔,尽如人意,长笔遒逸,短画紧洁,抑扬顿挫,提按分明,虽然如游龙舞凤,处处飞动,却也笔笔着实,没有丝毫的懈怠和软滑。《松风阁诗》的章法奇诡跌宕,扣人心弦,字或大或小,或长或短,或收或放,或藏或露,疏密相间,穿插争让,出没奔轶,超逸绝尘。故康有为说:“宋人书以山谷为最,变化无端,深得《兰亭》三昧,至于神韵绝俗,出于《鹤铭》而加新理。”
松风阁,是西山的标志性建筑之一。
      “落笔巧妙,至性天成,题额复吟诗,阁外松风听不绝;烟起寒溪,云深箬谷,吴宫连晋寺,山中胜迹景常新。”这幅镌刻在松风阁大厅廊柱上的楹联,出自当代著名书法家、邑人周华琴先生之手,道出了古阁的人文景观及历史价值。
        阁不在大,渊文则名。松风阁建于西山之巅的松林深处,与山下的吴王避暑宫、晋代古灵泉寺交相辉映,建筑空间与自然空间巧妙地融为一体,是西山“松风绝唱”景观的画龙点睛之作;又是宋代名贤黄庭坚为之命名、题额、吟诗,是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珠联璧合的典范,因之历九百余年而声名愈隆。
        早在宋时,西山松树就十分茂密繁盛,“万松岭”即因松之多而得名。据苏辙《武昌九曲亭记》所载,九曲亭附近有古松数十,“大皆百围千尺”。苏轼谪居黄州后第一次游西山,有“风泉两部乐,松竹三益友”的赞语。松、林、梅同居一山,组成一幅绿的画图,松风沙沙,流泉潺潺,于兹可见。
         一个地方,如果没有奇山异水相映衬,就没有引人之处;有奇山异水,没有可以让人登临的台阁,奇异风光就显示不出来;虽然有台阁,若无优美文字记述,也不会长久存在;虽有文字,不是出自雄才巨匠之手,还是不会历世传扬。西山松风阁的设计者与建筑者,是熟知中国传统的山水园林建设美学原则的,松风阁的建设,便是对上述美学观点和原则的成功实践。
        古松风阁依山而筑,位于白虎山阴,郎亭山南,古灵泉寺之后。阁内轩敞明亮,环阁四周皆松,白日松荫深邃,入夜松涛万壑。故宋代武昌县令薛季宣称:“西山多景,此景为最。”
        松风阁建筑的准确年代,史无记载。但可以肯定是在公元1084年苏东坡离开黄州之后,又在公元1102年黄庭坚游西山之前,因为“松风阁”这个名字,是黄庭坚此番游西山时亲自命名的。
        黄庭坚(公元1045—1105年),字鲁直,自号山谷道人,晚号涪翁,洪州分宁(今江西修水)人。治平进士,哲宗时以校书郎为(神宗实录》检讨官,迁著作佐郎,后以修史“多诬”遭贬。文学上师从苏轼,与张耒、晁补之、秦观并称“苏门四学士”,诗文与苏轼齐名,世称“苏黄”。,开创“江西诗派”,在宋代影响颇大。书法与苏轼、蔡襄、米蒂齐名,为“宋四家”之一。
         徽宗崇宁元年(公元1102年),黄庭坚结束了黔、戎二州“万死投荒,一身吊影”的放逐生活,赴太平州(今安徽当涂)任职。不料只当9日知州,再度罢官,只得暂往鄂州(今武汉市武昌)流寓。是年9月途经武昌(今鄂州)。此时,苏轼已病殁常州,朝廷新旧党争余波未息,其好友张耒因“闻苏轼讣,为举哀行服”再遭贬斥,又即将第三次贬官黄州。庭坚闻此讯,便系舟武昌,一则游览西山、赤壁胜景,凭吊苏轼遗踪;二则专候张耒,以便与之晤面。
        当时,松风阁可能刚刚落成,正待贤者为之赐名。熊登《重建松风阁记》就曾指出:“当年依山筑阁落成之日,待鲁直而名,故其诗曰:我来名之意适然。”黄庭坚乃当世名贤,一生政治上颇不得志,又不愿与世俗同流合污,因而常以“阅世卧云壑”的老松自嘲,对松素怀一种特殊偏爱,此番以逐臣的身份游西山,对西山松风的体会自然较他人更深一层,遂以“松风”为阁命名。当然,“松风阁”这个名字,也受到苏东坡“风泉两部乐”诗句启示。
        黄庭坚给松风阁命名之后,又有“甚好贤”的“二三子”,邀他饮于刚刚落成的“松风阁”中。这几个人并未留下名字,可能是他在武昌的旧朋新友,也有可能就是设计、建筑松风阁倡议者或主持者。虽然他们“力贫”,仍置酒阁中酬谢黄庭坚。大家畅饮纵谈,不觉夜已深沉,又遇上突如其来的夜雨,一行人不得不夜宿阁中。根据所见所闻,黄庭坚诗兴勃发,遂挥毫疾书,写下了千古流传的《武昌松风阁》诗:依山筑阁见平川,夜阑箕斗插屋椽,我来名之意适然。老松魁梧数百年,斧斤所赦今参天,凤呜娲皇五十弦,洗耳不须菩萨泉。嘉二三子甚好贤,力贫买酒醉此筵。夜雨呜廊到晓悬,相看不归卧僧毡。泉枯石燥复潺口(注:原文字无法输入,无奈以口代之),山川光辉为我妍。野僧旱饥不能口(注:原文二字无法输入,无奈以口代之),晓见寒溪有炊烟。东坡道人已沉泉,张侯何时到眼前?钓台惊涛可昼眠,怡亭看篆蛟龙缠。安得此身脱拘挛?舟载诸友长周旋。这首诗前十五句记述了夜宿松风阁的所见所闻,描绘了一幅壮丽的山水画卷,创造了一个澄澈明净的高妙境界。站立阁上,可俯视山下那广袤的原野平川,仰观天上的星月云霓,又可感受到松涛阵阵,撼人心弦;还可领略西山夜雨的奇特气氛。后六句则是抒情:深切怀念已经作古的东坡居士,渴望与正受贬谪的好友张耒相见,希望摆脱现实,在友情与山水中逍遥自在地生活,同故人一起在孙权曾经畅饮过的西山钓鱼台上去昼眠,到城外江中蟠龙矶上去欣赏被誉为“三绝”的怡亭铭文。通观全诗,章法严谨,笔势腾挪,一韵到底,是典型的“柏梁体”。
        黄庭坚写出《武昌松风阁》诗后,又亲笔将其书写在砑花布纹纸上,字大二寸,纸色微黄,书法潇洒,笔锋雄劲,是我国古典书法艺术库中不可多得的珍品。真迹现藏于台湾,其影印件刊载于日本印刷出版的《支那墨迹大成》三卷首页。
        阁以文传,文以人传。松风阁凭黄庭坚一首《武昌松风阁》诗及其精湛的书法艺术,因之扬名万千载,誉播海内外。清人陈大章精当地指出:“涪翁诗句在,万古仰风骚。”
        黄庭坚一生中曾不只一次游西山。据说,他每次游西山,都要作诗写字。崇宁2年(公元1103年)正月乙丑日,他与东坡先生于寒溪西山之间,当时,他朗诵了几首新作,东坡夸奖他说:“公诗更进于曩时。”还特地和了他一篇诗,语意清奇,庭坚击节赏叹,东坡自己也很高兴。为此,庭坚作了一首七律:天教兄弟各异方,不使新年对举觞。作云作雨手翻覆,得马失马心清凉。何处胡椒八百斛,谁家金钗十二行。一丘二壑可曳尾,三沐三衅取刳肠。
        就在这次游西山期间,他还亲自为西山寺题过榜。当时,尽管他的书法已是闻名遐迩,练字仍十分勤苦,每次写完字后,都要到西山寺外积翠门边菩萨泉下的一个大水池中涮洗笔砚,久之,竟将一池清水染成黛绿色。后人就把这个水池叫作“洗墨池”。
      “阁废松弥茂,风涛动积烟。对之想佳士,谡谡欲凌天。”从孟登这首诗可知,明代松风阁曾经毁掉,但清代康熙年间又重修起来,因而,这一时期诗人墨客吟咏松风阁的诗作特别多,如康熙进士王游《松风阁》诗,诗曰:苍皮老干欲凌空,撼雨摇云面面风。千岁鹤来高阁外,七条弦在乱山中。长廊暑气将消尽,半榻秋声听不穷。鸟语僧闲人寂历,绛纱曾是旧吴宫。乾隆时两湖总督毕沅的《松风阁》诗则是六言体:初疑江馆春潮,又认山房晓雨。岂意松风阁前,翠涛翻却今古?松风阁中听松涛。两人写得各尽其妙。
         20世纪80年代,鄂州市建立后,参考古松风阁的有关资料,重新修建了松风阁。新松风阁位于望楚亭西南,为三层砖木结构,仿宫殿式样,重檐飞角,红椽青瓦,既精巧典雅,又庄严雄伟。园中设阁、廊、厅、堂。阁内聚历代名人学士诗文佳作。纳当代全国著名书画家墨迹画宝。在一楼大厅正壁有楠木拼制的巨幅屏幕上,刻有黄庭坚手书《武昌松风阁诗》真迹的复制品,一字一款,一点一色,无不栩栩如初,供游人观赏品评。在三楼大厅,则有宋人撰写的古《松风阁记》与今人创作的新《松风阁记》相映成趣。站在三楼的抱厦回廊上,饱览西山秀色,俯瞰城区全景,极目楚水吴天,别是一番情趣。
        黄庭坚与张耒、晁补之、秦观四人游学苏轼门下,时称「苏门四学士」,黄庭坚五十八岁时被谪放四川,途经鄂州,游览樊山时,流连此地风光,因而将山间松林的楼阁命名松风阁。很巧的,苏轼在世谪放黄州时,也曾往来此地,黄庭坚有感而发「东坡道人已沉泉,张侯何时到眼前」诗句。此时东坡已逝世,而同门的张耒也因党祸被贬,不知何时能再聚首。感怀故人,生死契阔,藉物伤逝,情何以堪?
  山谷的书法韵味天成,书写擅用长线条,尤其是横笔与波笔特别长,表现一波三折,一笔之中起伏顿挫有致,行笔犹如在水中划桨拨水,表现逆水挺进的节奏感。据山谷自述,这种运笔方法,是在谪居四川期间,观看船夫划桨顿悟所得。本幅结体右肩抬起重心左倾,运用长线条来变化字势的平衡感。如「依」、「夜」字中的撇笔特别长,支撑左倾的重心。又如「筑」、「平」横笔拉长,改变了字体的重心,向左倾斜,使得字与字之间迭宕交错,气象壮阔。
        依山筑阁见平川,夜阑箕斗插屋椽。  我来名之意适然。老松魁梧数百年,
        斧斤所赦今参天。风鸣娲皇五十弦,  洗耳不须菩萨泉。嘉二三子甚好贤,
        力贫买酒醉此筵。夜雨鸣廊到晓悬,  相看不归卧僧毡。泉枯石燥复潺湲,
        山川光辉为我妍。野僧早饥不能饘,  晓见寒溪有炊烟。东坡道人已沈泉,
        张侯何时到眼前。钓台惊涛可昼眠,  怡亭看篆蛟龙缠。安得此身脱拘挛,
        舟载诸友长周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2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